404 Not Found

时间:2020-11-1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眼下正是雨水节气。如果按更精细的算法,现在是雨水的第二候(五天为一候)。 对这一候,古人用三个字来形容候雁北。意思是说,这个时候,冬天飞去南方的鸿雁,就要回到北方老家

  眼下正是“雨水”节气。如果按更精细的算法,现在是雨水的第二候(五天为一候)。

  对这一候,古人用三个字来形容候雁北。意思是说,这个时候,冬天飞去南方的鸿雁,就要回到北方老家去了。这一候,和白露时节的第一候“鸿雁来”相呼应。秋天时,鸿雁自北向南,以避寒冬;到了春天,再返回老家。

  去年初冬时,一群群候鸟,从遥远的东北,飞越2000多公里,来到杭州西湖边。整个冬天里,它们围着西湖觅食,吃饱了就立在湖中央的树桩上,晒晒太阳、谈谈恋爱,偶尔还会拗拗造型,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乐趣。

  现在天气渐暖,这些鸟儿也该启程回家。这几天还可以去西湖边和它们告别,说一声:秋天再见。

  去年初冬,最早飞到西湖边来的,是鸬鹚,10月1日就出现在西湖边,整个冬天来了差不多有一两百只。接着是织女银鸥,有些只是路过,逗留几天后继续往南,但大多会留下来过冬。鸳鸯随后也来了,多的时候有两三百只。还有绿翅鸭、普通秋沙鸭等等,也都在寒冬到来之前,飞到西湖。

  西湖水域管理处监察大队副中队长朱碧颖说,鸟虽然不会看日历,但对季节也非常敏感。眼看着西湖边快要春暖花开,算算日子,老家的冰雪应该也开始融化了,这个时候,它们就要盘算着启程回家。

  西湖边的候鸟,普通秋沙鸭,年年来得晚,走得却最早。这几天,普通秋沙鸭已经开始往回飞了。

  等普通秋沙鸭走得差不多了,就该轮到银鸥、织女银鸥和绿头鸭了。到了三月底四月初,鸬鹚、鸳鸯,也要“打点行装”,准备上路。

  浙江野鸟会会长钱斌,特别喜欢在植物园里看鸟、拍鸟。他从2002年底开始,在植物园里已经看到了137种鸟。光是冬天到植物园里过冬的候鸟,就有红胁蓝尾鸲、北红尾鸲、白腹鸫、灰背鸫、虎斑地鸫、斑鸫、树鹨等。它们每年3月下旬,就会一群群相约飞回老家。这些天,它们应该还在,刚好植物园里灵峰探梅正热闹,赏梅时你也可以一并看看。

  这些勤快的鸟儿,飞到了更南的南方过冬,比如东南亚。天气回暖回老家时,一路往北飞,往往都会路过杭州。4月份是杭州过境鸟最多的时候,乌鹟、北灰鹟、灰纹鹟、红尾歌鸲、蓝歌鸲,植物园里都能见到。

  稍早一些,3月底,还会有大批白鹭经过杭州,不过,它们不喜欢往西湖边飞,反倒喜欢半山、东方文化园一带。钱斌说,那一带山上每年都可以见到几百只,有时还会上千只。大多白鹭只是路过,也有些就停下来,在杭州安家。

  冬天往南迁徙时,为了避开寒冬,鸟儿们飞得很快。尤其是如果出发时老家已经很冷,鸟儿就更有紧迫感,日夜兼程,从东北老家出发到西湖边2000多公里,两三天就可以飞到。

  可眼下回家,南方眼看着春暖花开,老家里也已经冰雪融化,鸟儿就很笃定,由着心情,慢悠悠地往回飞。

  朱碧颖说,启程前,鸟儿都会狠狠地填饱肚子,一直撑到自己再也填不下了,才算是完成了回家前的饱餐仪式,然后起飞上路。它们出发前的最后一顿,也正好是赏鸟的好时间。因为这时鸟儿不停地飞来飞去找食物,甚至忙得顾不上怕人了。

  回家这一路,它们飞得不紧不慢,看到陆地上有个湖啊什么的,就会偷个懒,停下来歇歇脚,补充点能量再继续飞。有些不是那么恋家的,如果路上碰到喜欢的地方,干脆留上一阵子再走,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这一点,几位专家都说不好。我想,明朝人王恭写的那首《春雁》,或许可以算是一个答案:“春风一夜到衡阳,楚水燕山万里长。莫怪春来便归去,江南虽好是他乡。”

  想去看这些鸟,要讲究时间。一天里鸟儿最活跃的时候是早上和晚上。尤其是早上太阳升起时,休息了一个晚上的鸟儿,飞出来觅食,很好看。

  最好不要穿白色、黄色、红色这些鲜艳的衣服,选一些灰色、暗绿色的,更接近大自然色一些的颜色,才不会惊动鸟儿们。如果只是看鸟,家里的普通望远镜就够用了。但拍照的话,要是想效果好,看得清照片上的鸟儿,神情、动作,那就得用400毫米以上的长焦镜头才行。